我的梦中情人梦中情,浪态由来学不成

“Dirty talk”如果直译成“脏话”,它蕴含的丰富内容顿失滔滔。它特指男女亲昵之际的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枕边浪语。

我的梦中情人梦中情

男人和女人是世间永恒的话题,也是世间无法解释的迷。男人女人是生命的源泉,家庭的根基,也是人生乐趣的开始和终极。今天我讲一个男人的故事,娱乐大家。

男人,尤其是开始秃顶,戴着金项链的猥琐中年男,建筑工人,克林顿,查尔斯王子。。。都精于此道。

人类因着自身“人性”的缘故,心思比低级动物丰富复杂得多。所以,人不能像低级动物那样随自己的心思去实行自己心事。因此,哪怕你豁出老命也实现不了的心事,就不得不通过臆想或梦幻来实现。情人梦便是典型。 无论男女,在他们还能蹦跶的年龄都可能做过情人梦。无论你有没婚伴,性伴,无论你是所谓的正人君子,道统男女,学究,书呆子;还是潇洒狂放,性伴无数且随叫随到,能潇洒,无忌,放肆到情人同学朋友性伴合四为一的新人类。为什么?因为你梦中的情人是专门为你现实里想得到想做到而又得不到做不到的情事性事加心事,这个人类生命里精神领域的主题而长的一个完美女。 托梦神周公眷顾, 在下也一直有不少梦中情人。 青草年纪,我的“情人”最多,但凡那几年被印上挂历的美女明星都是我的梦中情人。有事没事就瞄纸上她们那漂亮的脸蛋。不过瘾,还拿起钢笔画。而且早早地就能画的很准很立体。所以,在下玩刷子的扎实基本功夫绝对有那些美人儿的功劳。可见这情的动力的强大。 可画饼不能充饥呀!撑死眼睛饿死鸡鸡不好受。熬到了有能力到处蹦跶的年龄,眼睛就开始瞄那3D的,有重量的,当然还是得看着像我挂墙上的明星那样漂亮的。记得那年赶艺考场子,一不小心就遇到一位。她长着苹果脸蛋,很可爱。很像我供在屋里墙上的一位,唯一不足的是一口四环素黑牙有点煞风景。 这位“情人”对我也算不冷漠,因为跃龙门时我们排在一起,加上本侠的某科功夫不素,所以各自都有理由和意愿与对方交流。一起去街上找饭吃,她还故意买多点要与我有福同享。我感动。但因着她来自大城市吧,自己对她有点当年流行的自卑。场子赶完也就断了联系。 后来在下一不小心也被卷进繁华的大都会混日子。开始接触所谓都会女,时间久了,发现都会女虽然外貌华丽点可能肚皮里墨水多点,但那墨水里不光泡着知识,也泡着折磨人的本事。所谓知识越多越反动是也。怎么个反动法,唉!没法说,每个女人反动的不同。

在美国,人和人之间好像挺容易交朋友,在一个节日的party上,两瓶啤酒下肚,天南地北一气胡侃,男人们好像不是1个小时前刚被介绍认识,仿佛就是相识10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朋友。酒饭之余,如果彼此言犹未尽,男人们可以交换微信ID,相约以后再接着侃。当然以后一般是没有的,因为大家都不是很主动。在party上男人和女人之间相互交换微信ID的相对少很多,因为男人一般是已婚的,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女人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

而精于此道者还不仅仅限于男人。美国女人,尤其是盐湖城鸡尾酒吧女侍应,身高六尺的德克萨斯州离婚金发女(本来准备前往洛杉矶,谁知到了丹佛市就被缠住了),还有二十来岁的纽约艺术经纪人女助理,也不惶多让。

现实和理想双重干扰下,一度把情人的类型重定。开始向往那柴门后的佳丽,什么山花花渔家女之类的淳朴乡土原生态“产品”。看着那健康的充满活力的前凸后翘的玲珑身体。看着那代表血液循环良好的红扑扑的脸蛋和那一双水灵灵的对你充满崇拜的大眼睛;或想着和渔家女一起在风浪中搏斗的那种风雨同舟感觉。想着坐在风平浪静的船头一边晚餐一边看天水一线处的晚霞的情景。实在是动心的紧。可繁华之地,哪有什么山花花渔家女呀,就算有人家也是为了摆脱我喜欢的前面的那些感觉来的。到了大都会,山花花要不了几天便会被城市的肥沃和富足养成招蜂引蝶的大玫瑰了。记得在下还为心中的这山花花情结意淫过一首小诗: 山道弯弯, 山花花站路边, 望着路尽头的遥远,

男人之间即使成了朋友,在一起也很少谈女人谈性,至少我的朋友是如此。有时我提起女人这个话题,不是被忽略掉就是被忽略掉,从来没有人接茬。只有一次,我在微信上我对好朋友说,最近老是提不起精神,我朋友神回答说,精神压力过大会可能让人暂时性阳痿。我谢谢他!但是我想说的是打不起精神工作而已。有人说所谓朋友就是一起分过脏,一起飘过仓的人,如果把洗脚和桑拿也算上,我在美国的朋友不超过5个,其中多数还是非华裔。

可见,大多数人对枕边浪语还是情有独钟的,只不过有相当一部分人会迟疑不前。因为这有点像跳越悬崖:你成功了,就可节省不少时间,其过程还蛮好玩的;如果不成功,你会死得很难看。因此,大多数人会探头看了看下面的万丈深渊,摇了摇头,还是老老实实沿着盘山公路跋涉去。

心里藏着企盼

罗嗦了这么多,还是讲故事吧。我的一个好朋友,在国内,做生意。他是我们圈子里赫赫有名的扣女高手,好像在任何地方都能认识女孩。一次在公共汽车上,他不小心踩了一个靓妹的脚,诚恳抱歉后他们在同一站下车,下车之后就分开了,我朋友去找他的一个朋友,在他朋友的办公楼里碰巧遇到了这个靓妹,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了男女朋友。还有一次,走在大街上,他感觉有人在看他,回头看是一个小萝莉,于是他问小妹有什么事,小妹回答我想认识你。还有一次,他去看朋友不巧朋友不在家,不得已他在楼下抽烟,就一袋烟的功夫,他居然能够遇到并成功勾到了一个正妹。这个正妹差点成了我的嫂子。不用说,你们会猜我这个朋友是个帅哥,从男人的角度看怎么也不像,但是说不出为什么,女人就是喜欢他。他总说我是他的师父,是我把他带坏了。其实那次的确是我带他去发廊洗头,那是他的第一次,经他在那里一阵神侃,我和另一个朋友居然得到免费洗头的优待。到底谁是谁师傅?

不过,即使是害羞腼腆的男女都不妨多试试,因为dirty talk运用得体,颇有催情作用。

熟人路过, 红云飘上她的脸。 天晚啦, 暮色苍茫, 她那玲珑的身影依然若影若现。

早年回国时,国内的朋友们觉得我在美国受了很多苦,总是摆酒欢宴为我洗尘。有一次我朋友特地从外地赶来赴宴,吃喝玩乐,大家醉成一片。间中朦胧听到他介绍一位女友,说XX小妹,是在开车来聚会的路上,问路的时候认识的。还有这样的狗屎运,到底真的假的?那天晚上他们在酒店开了房。第二天上午,他过来看我,对我说,昨天晚上居然做了两次,好几年没这样威猛。我认真地谢了她,真的,他一脸严肃地说。那时,严重的三高几乎把他的身体毁了。

在下列情况下,枕边浪语都可以奏效:

下图: 我淳朴可爱健康的梦中情人山花花

时光飞逝,这几年回国,朋友们依然聚餐,只是酒换成了茶,小妹消失不见,餐桌上的人数也少了。间或有不认识的人加入,也不陌生,因为他们没见过这些人,但是熟悉他们的故事。我朋友当然是我们经常提起的人,听说去年春天到韩国滑雪摔断了双腿,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家里躺了半年,现在还有几根钢管在肉里,不知道这事对他的生意影响如何。今年回国过年,我和朋友吃饭,电话给他拜年。说起往事,他不置可否,哈哈哈地岔开。然后他兴奋地告诉我,他女儿刚刚生了第二胎,是一个男孩。

1.出自对你具有吸引力的人之口。

图片 1

性,其实也有其时效性。饮食男女,年轻浪漫,若有感情有机会就当尽情享受;力不从心时,大家也许可以清茶一杯,回忆这些浪漫时光;再以后,大家也许只是在一起喝茶了。

2.时机恰到好处。

到大学里当混混时,又遇到一上海妹儿,瓦!这个妹儿才真正让我认识神马是绝色。

3.具有可信度。比如,他说“我要让你出一身风流汗。”就比“我要让你欲仙欲死”可信度高一些。

精致的脸型特别是那精致小下巴,皮肤用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来形容最为贴切。那时的小妹儿还不怎么流行化妆,但她那脸总给我感觉如打磨过的一样,给人粉嘟嘟的奶娃娃感觉,细腻度用大理石雕像比喻最贴切。那眼睛就更不用说,又大又天然双眼皮。最要紧最摇动在下这颗春心的是总看到她一个人在校园里走路。这和当时鸳鸯满校园的风景极其不相融。此情况立马让在下对她生出一种不染凡尘的孤傲感。面对这么强大的引力在下没法不瞄她。也巧,一次到女同学宿舍串门,奇迹出现,这个绝色居然也在。有可能因着在下当时也算校园的一个混子,常在校园和一群混子瞎晃悠吧,聊中她似乎对我表现的并不算很拘谨。那晚巧遇后就算熟人了。之后就有了来往。她成了我的的座上宾,神马搬家啦,逛市场买衣服啦也喜欢扯上我一起。在下当时可也是一枚十二分纯真的白璧无瑕青年,不懂谈情说爱,没想过她没事老来我那打发时间有没别的意思。只有受宠若惊感,犯贱吧!没办法,那时在下还没功夫,不像现在,既懂美人心,也能过美人关。后来又有人告诉我一个名演员的弟弟也曾追过她没成,(那家伙正好我也认识,比我可强大发了)。在下心里更没底,自我思量自称斤两后,便有了相形见绌感。太美,怕拿不下丢面子,就干脆死心割爱。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梦中情人梦中情,浪态由来学不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