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独居女人的精彩,相识何必不相逢

我这个朋友一直生活在上海,出国的经历也就是去年和今年两次乘豪华游轮去韩国和日本转了一圈。她平时也不常看书报,但是她照样有着和年龄不符的超前意识,还有就是对家居布置和衣着的高尚品味。 我在她家住过几天,每天大清早,我们就被小狗乐乐弄醒,然后是我胡乱地套上衣服,而我的朋友却梳妆打扮,涂上口红,精神奕奕的和我出发去遛狗了。一路上她要不和我说笑打闹,要不就是拉开嗓子引吭高歌,说是要时刻准备着被朋友叫去卡拉OK,现在练练嗓子呢。当然我们会尽量避开居民居住比较集中的地方,因为她说有一次她在唱歌的时候,楼上有位老伯伯出来对她说:“嘿,小姑娘,侬歌唱得蛮好听的,但是不是可以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唱?阿拉屋里的人都在睡觉呢。”告诉我时口气充满得意,这是因为人家叫她小姑娘。 我们遛狗的路线有时是冲着一个据说是她家附近最好的大饼油条摊去的,我们在那里吃上一根油条,一个大饼,还来上一碗咸菜配稀饭,非常好吃。 我的朋友从来不忌口。除了父母给的啥病没有的健康基因外,还有一个女人都羡慕的吃啥都不胖的身体。当我们都告诉她不要吃那些太油的不健康的东西时,她老是说;做啥,我已经来日不多了,干啥不能想吃啥吃啥?要不到死的时候多亏啊!这句话说了十几年了,我们怎么看她越活越精神了呢。 遛狗回来后她会把植物都浇浇水,那些植物有的是她去花木市场买的,有的是我们外出旅游时她在地里摘的我们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她对那些植物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的呵护,把它们在瓶子里摆出最好看的样姿势。看她那温柔的样子,我才明白过去为什么我到她家时总看见她家的花草永远枝繁叶茂,她家的养的金鱼生了一拨又一拨。 待续

前段时间发表了一系列三俗文章(见该博文下方的链接),访问量犹如牛市的股票蹭蹭蹭地狂飙,弄得我全身的三俗基因被全方位调动,三俗细胞全面活跃,导致我的三俗行动接踵而来,这就产生了这一篇俗文。不要骂我呀,骨子里俗起来,挡都挡不住啊。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想起了这档子事。

天生地养为情痴,花开花榭总相思。相见为酬平生愿,何必计较得与失? 此文属虚构总以为还能回到过去,但现实就是事实,谁都无法回去,即便那里还有你没有做完的梦。一个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人,婚前婚后总会遇到一些让你砰然心动的人和事,它们中的一些,会伴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过去,而有些东西却始终让你无法忘怀,总还让你有所期待和向往,直到来到现实面前,你才会知道自己过去的想法有多么的愚蠢和无意义,你才会可怜起自己的那些所谓的小资情结和无聊的记忆来。但,人啊人。。。。王认识个女子,非常谈得来,可谓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虽然当时他还没有结婚,但对象是有了,而且是说不出什么好,也说不出什么不好的那种。为了营造一种和谐的表象他费尽心机,去为自己的婚姻编造出一个近乎荒诞无稽的谎言,而谎话说多了就成了真的。最后,他割腕般悲壮地选择放弃他的红颜知己,奉谎言而成婚了。但这个女人一天都没有走出王的生活,她总会出现在王得意或失意的时候,而且还在一个别人都无法企及的地方和他窃窃私语。几十年过去了,王还会不时地突发奇想,有朝一日会在某个地方,巧遇或根本就是一种刻意,再见见那个让他自始至终都魂牵梦绕的女人,并曾幻想过无数种见面时的情景和可能发生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这种貌似心血来潮似的念想却不能像他坚持锻炼身体那样的坚持哪怕只是24小时。说到底,王没有这个勇气。以后王背井离乡出国去了。时间和空间上的分离,终于给他的软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从此那个在王的心里几乎被神化了的女人开始淡出王的生活,变成了一个即似是而非,又模糊,渐渐远去的背影。有一次回国,在参加发小们为他举办的聚会上,王意外的见到了她,只是她现在的身份是他一个发小的老婆。还是那双火辣辣,毫无遮掩的眼神。王还没有开始喝酒就感到浑身发烧,心跳不止。多大了,还是就这么点出息!由于当年他们的感情是见不了光的,更没有公开过,所以外人都不知道。但即便如此,他们在晚宴上也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仿佛他们是一对陌生人,而不是曾经彼此都放不下的。。。。晚宴后的第三天上午,王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说想请他吃个便饭,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中午12点整时,那个女人的车子就停在王住的院子的外面。他们一起来到万豪酒店十九楼的西餐厅里坐了下来,王看着眼前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有些感慨万千,却始终都无法找到让他打破尴尬僵局的话题。这个平时能言善辩的主儿,此刻就傻子般坐在椅子里发呆。是啊,二十多年的时间,就是通过时间隧道也得走上一阵子不是?女人的眼圈红红的,先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又像是自虐似的自斟自饮了一大杯红酒,然后就在死一样的寂静里沉思起来,这和大厅里面纷杂的刀叉杯碟撞击声形成了很不协调,一动一静的反差。此刻围绕着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莫名其妙的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就好比长久不走路的人,想走路时却突然不知道如何迈步了。"你还好吗?" 王看着那双没有眼泪,却有些红肿的眼睛傻傻发问。"你好吗?" 女人没有正面回答他,却把问题又抛了过来。"还过的去。" 王小心翼翼地回答着,生怕那句话惹得她真的失声哭起来,这么多人,多。。。。。"先吃点东西吧,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出国久了的人都喜欢吃些什么,这顿就算我给你接风洗尘,我们来日方长。"也许是因为王先前表象出来的怯弱,才让女人有了几分豪气。由此王的话匣子也像开闸的河水一样地泛滥起来。那天他们谈了很久,但一个字也没有涉及到各自的家庭,他们好像都在回避现实,都没有勇气去面对真实的彼此。也都极力想挽回些什么,是曾经的拥有,还是可以共同面对的未来,他们谁也说不清楚。而叙旧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他们谈话的主题。尽管如此,王还是有意无意地极力寻找当年那些兴奋,爱慕和想据为己有的种种感觉,但却怎么也无法得到它们,这让他很纠结,而且无法释怀。是岁月无情,思想感情有了差别,还是生存环境的改变,使得原本像熟悉自己的手一样的彼此变得如此陌生起来,并产生了许多认知上的错位。反正无论他如何挣扎,也找不到北了。事后,王总想给自己一个理由,得到或占有她,哪怕只是一次也好。而且潜意识告诉他,对于他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不会加以拒绝。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根本就没有感觉,甚至连手都没有想握一下的动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所谓的爱情。王带着他的遗憾走了,甚至连礼尚往来的回请也没有履行,而且在他的内心深处不但她的影子没有因为这次见面而变得清晰起来,相反却更加的模糊不清了。如果不能忘记过去的她,就永远无法认识现在的她,而相识又何必曾相逢呢?见鬼去吧,那些过去的和还没有过去的,王在心里狠狠地骂着。。。。。。图片 1

图片 2

人的一生有交到什么真心话都说的知己不多,但我确实有那么几小波人,其中有一波人是我老公的发小兄弟,他们既是小学中学的同学,又是同一个院子里的邻居。你会说怎么和老公的发小混那么熟啊,也许是我的个性使然讨喜吧,哈哈。在这群发小中,老公是第一个谈恋爱的,当然初恋的对象就是我(小时候6岁时曾和他的邻居女孩同居我就忽略不计了),在我们谈恋爱时,我们的行动没少被这帮发小哥们追踪,那时候恋爱关系还没有正式确定之前,我们去听音乐会看演出,总是有一帮影子在他身边,这就是他的这帮发小,后来知道那是在帮他考察我呢?哼,早知道,那时候就把他给甩了! 之后在这一帮人中,我们是第一对结婚的,后来我们俩目睹了这几个发小谈恋爱,结婚,生子,离婚的过程,有欢乐,有痛苦,有遗憾。这帮朋友虽然是因为认识老公后才交上的,但和他/她们之间的友谊那是钢钢的。正因为如此,咱们彼此间的交往不需要一点修饰。谁家有困难了,另外几家毫不犹豫地帮忙,咱们回国了,我们在一起相聚最不需要讲排场,不需要装腔作势的寒暄。因此每次回国和他们这帮人相聚聊天是最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了。

图片 3

记得几年前的那次回国,像以往一样我们几个在其中一家的家门口的小饭店相聚,为的是喝醉酒后大家就可以上楼到那哥们家睡大觉,不要开车,不要打出租。老板娘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最安静的包间,也像平时一样我们自己想吃什么点什么。吃完后,胡侃海吹,股票,房地产,旅游,孩子升学等等侃得好一番热闹。当聊到夫妻之间在一起的时间有多少,享受合家团聚的机会是多少,个个面面相觑,叽叽喳喳的讨论声顿时消失了,带来的是咋嘴声,遗憾声,老婆们这时候乘机反击了,“他哪里有时间陪我?一天到晚出差!”“他哪里还管我啊,天天晚上应酬到很晚才回家! 谁知道他在外面干嘛?”“他心里根本没有我,反正我无所谓,他只要往家里交钱就可以了!”……听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指着这几位发小,也当着他们老婆的面说:“你们要听好了,我不管你们有多忙多累,每周至少要和老婆做一次爱!”。所有的人都看看我,包括我老公,没想到我能这么直截了当讲出这样的话。有二个老婆甚至笑了出来。我说像我们这种年纪必须要坚持这么做,做爱能增进夫妻感情,化解夫妻矛盾,改善身体状况,让人变得年轻性情可爱……我还说了些啥我也忘了,但就觉得我说出了那句话后,所有的老婆们顿时神采飞扬地看着我,我想我大概说出了她们的心声呀,那天正好也是三八妇女节。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独居女人的精彩,相识何必不相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