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场恋情,老婆和孩子都是别人的好

图片 1

男人薄情一场不欢而散的饭局使麦杨子郁闷不已,他不死心,约出凌芸要做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聪明的凌芸,怎会不知麦杨子要谈些什么。面对凌芸,麦杨子不知怎么开口,最后他下了决心,对凌芸说 : 我当年娶李少芬全是为了母亲,是对方主动提亲的 ; 后来胡彩宝也是主动纠缠,不然我也不会……凌芸轻轻地打断了他的话 : 你仔细想想,你和她们真的没有什么吗?什么是什么 ? 是爱情、感情、道义还是责任 ? 麦杨子沉思起来。和李少芬结婚时,实实在在主要是为了母亲,但他当时也觉得李少芬长像还行,白净清秀的可以接受,才同意结婚的。婚后虽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是她把母亲照顾得妥妥贴贴的,后来有了女儿,家务十分繁重,也没听到她埋天怨地,他对她还是基本满意的。只是在母亲去世、女儿长大后,好像她的使命已经完成,他开始嫌弃她整天盯着钱看,似乎每用1分钱都要向她汇报,吵架越来越多。就在一次为了交回家中奖金的多少,两人起了爭执,他一气之下外出喝酒,才把胡彩宝喝得上了身。连胡彩宝都承认他们的关系中是她自己主动献身,但自己就没有责任吗 ? 俗话说 : 神不知鬼不觉,意思是说没有人知道,但是别人不知道却不等于自己也不知道。那次他和胡彩宝喝酒喝到半醉,有点迷糊,但神志还是清醒的,胡彩宝扶他到酒店开房,他完全是有能力拒绝的。到了酒店后胡彩宝把他放倒在床上,先是匆匆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来脱他的衣服。在脱裤子时,他为了配合,还微微抬起了臀部。应该是妾有情郎有意,胡彩宝稍一挑逗,他立刻欲望高涨,胡彩宝骑上他的身体就做成了那事,胡彩宝的那些豪放举止,着实令他大吃了一惊。事过之后,他对于他不是胡彩宝的第一个男人感到既遗憾又轻松。遗憾的是每个男人都希望拥有女人的第一次,轻松的是他不必为胡彩宝承担什么责任。再说,发生了一次关系之后,他如果责任推给胡彩宝,还是可以脱身的,但自己还是留恋年轻的女人带来的刺激,才会一直保持了关系。实际上麦杨子对胡彩宝并不是很了解。胡彩宝虽然是一个被抱养的弃婴,她的养父母在得到她时就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把她当成了宝贝,故取名为 " 彩宝 " 。胡彩宝在养父母的宠爱下,养成非常倔强任性的脾气,从小就不爱读书,在15岁时就和街道上一起玩的少年偷嚐了禁果,以后也和几个年龄相当的男人谈过恋爱,可惜没有一个能维持下去。20多岁时她认识了一位爱跳舞的大姐,劝她把目标转移到大龄男子身上,后来遇上了麦杨子,果然一举奏效。若麦杨子知道他才是胡彩宝的猎物,不知会有如何想法。麦杨子说 : 如果我离婚了,你可不可以接受 ?凌芸说 : 你如果真的想离婚,早就离了,不会拖到现在。麦杨子曾对胡彩宝说,离不了婚是因为李少芬要他凈身出户,房子也不给他。那房子当初买的时候用尽了他母亲的全部积蓄,都给李少芬他心有不甘。他心里却也觉得如果不离婚,就不用和胡彩宝结婚,所以也不是那么急着离婚,事情就这样慢慢拖了下来。在凌芸清澈聪慧目光的注视下,麦杨子无法否认是因为自己的忘恩负义和风流禀性,才陷入了如今 ” 齐人之福 " 的尴尬境地。麦杨子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问 : 你等我一段时间行不行 ?凌芸微笑道 : 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就要到你那里去排队等候了吗?话说到此,麦杨子知道自己是毫无希望了,就是再心痛,也只能仰天长叹了 !晚上睡觉时他翻身把胡彩宝压在身下,想借此解脱困境,可脑子里装的全是凌芸,竟然不能举事,只得悻悻作罢,他清楚这也意味着和胡彩宝的关系彻底完了。

难见真情说曹操曹操到,刘芳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麦杨子。虽然多年未见,他并没有变得很老,刘芳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他留着个象鸡冠一样高高竖立起的怪异发型,在一群年龄不轻的女人簇拥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刘芳判断那些女人都是跟他学跳舞的学员,看来麦杨子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刘芳叫了声 : 麦杨子。他也马上认出了刘芳,张开嘴刚要说话,看到了刘芳身边的凌芸,他就那样停下了脚步,半张着嘴不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凌芸发了呆。刘芳指了指凌芸,问他 : 你们认识 ? 看美女看傻了吗 ? 这下把麦杨子闹了个大红脸,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说道 : 这位妹妹看起来眼熟,难道是天上掉下来了个林妹妹 ?刘芳心里想,这又是个花痴,以为是在《红楼梦》里呀。刘芳和凌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每次在一起总会踫到这样的男人。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们旅游时,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认为凌芸是30岁出头的年纪,非要和她来场姐弟恋。凌芸无奈地对他说 : 我要是努力一点,女儿都和你一样大了。那小伙子最终还是不信,认为凌芸是瞎编的借口。刘芳说 : 这是凌妹妹,不是林妹妹,她不是来葬花,是来学跳舞的。麦杨子听了后不由大喜,连声说 : 太好了!太好了!忙带着她们到注册处报名交费,安排到了自己教学的班中,才放下心来,依依不舍地告别而去。麦杨子回到住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大失水准。试想,游历在万花丛中,多少女人想投怀送抱,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一个比他年轻近20岁、死心塌地、不要名份也同居了多年的女人,今天怎么看到个老女人也失态了呢 ?麦杨子知道上老年大学的女性要在45岁以上,所以他把他的学员都看作是老女人。麦杨子决定在上第一次课时一定要扳回一城,让那个叫什么 " 凌芸 " 的领教一下他的高超舞技和高高在上的姿态。事情可没有朝他计划的方向发展。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心里就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整堂课,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异常,把平常用广州话上课,改成了他说得并不太好的普通话。他不仅教学特别卖力,对每个学员特别和蔼可亲,还不停地赞扬他们学得好跳得好,让每个人觉得自己都够格当老师了。一些跟麦杨子学习多年的老学员不禁在心里嘀咕 : 麦老师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 , 表现得很反常啊!下课后,麦杨子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他又沮丧又灰心,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了情绪呢 ? 下次课一定要恢复到正常状态,麦杨子下定了决心。可是第二次课他上得更糟糕了。本来应该主要是他在前面领舞做示范,学员们跟着跳,可他没跳多久就迫不及待地单独和每个学员跳。能被老师带舞是每个学员的求之不得的,麦杨子却觉得自己就像《圣经》中的雅各。雅各到了拉班家,拉班有两个女儿,利亚和拉结。雅各爱拉结,为拉班工作了七年,愿得拉结为妻。但拉班却先许妻以利亚,于是他为得到拉结,又为拉班工作了七年。麦杨子好不容易和每个学员跳完,才终于轮到了凌芸。和凌芸跳舞时,他瞄到了她手腕上戴着一只白玉手镯,而她的肤色几乎和手镯的颜色一样白,又让他心猿意马,舞步都差点跳错。这还不算,有一次凌芸拒绝他带舞,他有点失态地当场大声斥责陪他教舞的女助理,怪她没有把新学员教好,女助理莫名其妙地挨了训斥,气得肚子鼓鼓的。事后刘芳问凌芸为什么不要老师带舞 ? 凌芸说,他得意地就好像个皇帝,对着一群后宫要雨露均沾,我偏不让他得逞,再说跳那么一下也不会有多大进步。刘芳暗笑,原来凌芸也有耍小孩子脾气仼性的时候。麦杨子左思右想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来几个最好的哥们给他出主意。几个哥们听完麦杨子的述说,不约而同都嚷了起来 ,一个说 : 杨子,你多少岁了,还在玩爱情游戏吗 ? 另一个说 : 那女人有50岁了吧 ?麦杨子说 : 我问过阿芳了,她女儿研究生毕业后都工作了,应该只比我小几岁吧,我们的年龄还是很合适的。这下子几个哥们的眼睛都发直了 : 你要把你那个二奶换成她吗 ? 只听说越找越年轻的,你怎么倒过来了?麦杨子不禁有点垴羞成怒 : 你们不要乱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她。众人看见麦杨子真的生了气,马上都闭上了嘴。其中一个号称 " 智多星 " 的只好圆场说 : 不如我们把她约出来吃个饭,看看她倒底是个怎样的人再做决定吧。大家伙都说这个办法好,也都很想见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个万事不经心的麦杨子弄得五迷三道。刘芳接到邀请后很痛快就同意了,她也希望凌芸能参加聚会。一方面是街坊邻居很久不见想叙叙旧,另一方面是她想好友能多认识几个人,毕竟她丈夫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感情上最好也能有个归属。凌芸呢,在女儿参加工作后精神上压力减轻了很多,心情也舒畅了,对朋友间的聚会不再那么抵触,也答应了刘芳的邀请。

大牛今年56岁了,他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朵奇葩。虽然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知天命的年龄,但是大牛自始至终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举止永远是那么另类。其实另类如果是新巧心思,不走寻常路的一种做法,并无妨碍被人甚至还会给周围的人和世界带来另外一种美或者舒服倒是好事,可是大牛的另类却不是这样,而且他不肯改变,固执己见,心中除了自己还是自己。

都说结婚时新郎新娘不戴戒指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大牛结婚的时候没有给新娘买戒指,他自己也没买。其他的什么项链耳环,总之是首饰之类的东西吧,大牛什么也没给老婆买。大牛的姐姐从上海给未来的弟妹买了一条十八K金的很细的项链,大牛把项链连带着收据一起给了老婆,老婆问他什么意思,大牛这才把项链钱给了他姐,他姐竟然也就接着了,一奶同胞的果然很相像。

结婚之前,大牛身材瘦削,个头1.75米。白白的脸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五官挺秀气的,大眼睛双眼皮,尤其那薄薄的小小的嘴唇像个女人一样。有点可惜的是,额头上好像是青春期起了不少痤疮,他好像挤了,整个额头都是坑坑洼洼的瘢痕。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脸上笑容蛮僵硬但是也挺可爱的。两只大眼睛顾盼生辉风情万种。不知道大牛是崇尚文人无形还是没有人给打理,衣着没有品位和质量,西服也显得松垮不合身。大牛的手也很白嫩,有次吃饭的时候他用小手指的长指甲抠牙缝里的东西时发现的。

大牛家是高干,在那个大多数家庭还是水泥地面的年代,大牛家就是地板,还有钢琴呢,四室一厅还有一个后院。还有一个干部级别才有的公家给挖的菜窖。在那个年代,大牛家的条件是相当好的,给人的感觉一定是一不差钱的豪门。大牛的父母都是南方人,高级知识分子,教授专家级。那时候有一个女孩喜欢大牛到了痴迷的地步,据大牛的姐姐说,那个女孩经常控制不住自己来大牛家看他,大牛不让她进屋,因为她一进屋就不肯走,给大牛洗衣擦灰,活脱脱如同一个母亲般的对待大牛。大牛不让她进去,她就在外面站着往屋里看,有一次天气不好,下着雨夹雪,这个女孩又来了,敲门的时候恰好大牛的姐姐在家,开了门说大牛还没下班回来,这个女孩说那她走了,结果她没有走,就站在雨夹雪里等着大牛。过了不知道多久,大牛下班回来了,女孩忍不住哭了,或许是她太爱大牛了吧,抓着大牛自行车的车把,请求大牛让她跟他在一起,大牛断然拒绝,怎么掰她的手也不能从车把上掰开,大牛拿着手套抽打着她,毕竟女孩没有男孩的力气大,大牛挣脱了她,迅速打开门进了屋,把女孩关在了门外。

当时我们有点责怪大牛太狠心,可是也觉得他做的虽然狠点,但是也对。既然不爱,就不要给女孩以任何希望,不爱她也别耽误人家。后来我们问大牛为什么不喜欢她,大牛说,他要找一个有文艺范的女孩,最好看上去像舞蹈演员那样的气质,优雅矜持点的。

不负大牛所望,在一次大牛同事的生日聚会上,偶遇了同事的大学同学罗贝。大牛对她一见钟情,罗贝安静恬淡,优雅,有点害羞的样子,话不多,很浅很淡的微笑着,长得也很漂亮。大牛的心闹腾起来了,他去找过生日的同学,要求被引荐给罗贝。同学很热心,介绍他们认识,大牛满眼的热情和喜欢,只是罗贝似乎没有任何心理上的涟漪波动,但很友好礼貌的跟大牛打招呼。在以后的时间里,大牛没事就跟同事说叫上他的同学出去聚一聚,同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每次都热心的搭桥牵线,但是罗贝没有一点想跟大牛好的意思,后来同事单独问了一下罗贝对大牛的印象,罗贝也明白他问的意思,直截了当的说,她对大牛没有感觉,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可是大牛不甘心,经常给罗贝打电话,送她喜欢的小物件,借给罗贝一些CD,自己去罗贝的单位去取他借给罗贝的CD。下雨天也去接她,唯恐她没带雨具。总之对罗贝极尽殷勤,罗贝不好意思每一次都拒绝他,心里也觉得大牛这人很是善良热情。

一年夏天,罗贝的母亲因为摔倒骨折住进了医院。大牛立刻赶了过去,帮着找人,忙前忙后,甚至推着罗贝母亲的轮椅带着去做检查,拉着罗贝母亲的手问这问那,连罗贝的母亲都觉得大牛这人真是太好了,这么热情这么喜欢帮助人,一定很善良。就劝罗贝试着跟他相处吧,找一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男人很重要。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舞场恋情,老婆和孩子都是别人的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