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之和文革,我的父亲母亲

引子

我永远忘不了过去的那个冬天,和那个QQ女孩。我以前的QQ号被盗以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二月份从新泽西回来某一天,心情非常的差。 那天上午一大早我去downtown一个公司面试。她在QQ上陪我一路聊啊聊,从出发到进公司大楼;从面试完一直到下午快5:00。中间她只是简单地吃一口午饭。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五六个小时,不停地告诉她,我真的很痛苦。我反反覆覆的说同样的话,她反反覆覆地用同样一句话,劝我说:“没什么啦,不要这样”。她的话略带广东口音的,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坐在咖啡馆,望着街上人来人往,总是幻想有一个人突然会出现在街角;总是幻想我还在新港的街头,那个人也还在那里。悲伤的心情无以言表。我真的很感激这个QQ女孩。我没她的QQ号,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是知道她来自深圳,在纽约学医生助理。她有一个妹妹,住在同一个公寓里,老是把电视开得很大声。她每天要一个多小时去上学,一年半就毕业。我真心祝愿她学业顺利,在纽约找到一个工作,嫁给个喜欢他的人,安安静静的生活。她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我曾经问她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她说她有点胖,没人喜欢。她可能永远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又突然消失。其实后来在QQ号被盗之前,我还去过纽约。但是我刻意没跟她见面,不想把事情搞得复杂。但没想到,我再也没有办法联系上她了。我的QQ女孩,你知不知道,还有一个人惦记着你,祝福你。我会想着你一辈子,祝福你一辈子。如果有一天你看到篇文章,希望你能想起我来。如果在你婚前我能找到你,我一定会来参加你的婚礼。你还在纽约吗,过得还好吗,我的QQ女孩?

公元4016年(即距今2000千后)的历史书,按百年记载到事件或人物。所以找不到像文革这样的10年是一瞬间的事件的像样的描述。 2000千后的史学家更加人性化,所以或许有这样一段的关于杨开慧毛泽东和疑似包括文革的记载:“2000年前的中国,“政党”“主义” 主宰当时社会。一个人愿意为一个“政党”或“主义”去死;一个人愿意为一个“政党”或“主义”去杀其他的人。“约公元1930年,一位叫加入某政党的杨开慧女士(一个三个孩子年轻母亲)被另外一派政党逮捕并判死刑立即执行。“杨开慧女士的死激怒了他的丈夫毛泽东(毛润之,他是杨开慧参加的那个政党的最高领袖)。毛泽东悲愤万分向苍天大喊:“开慧之死,百身莫赎”。天为之动容。“毛泽东熟读并精通中国古书。那些古书中充满人和人斗的各种策略和手段(如“引蛇出洞”之类; 屡试不爽) )。他用了20年时间即1949年最后消灭了杀死杨开慧女士的那个政党和几百万军队;又用20年时间1966年以“文化大革命”的名义,把杀死杨开慧女士的那个政党的社会基础包括教育文化摧毁的几乎一干二净。在此期间,人数难以估计的中国民众被卷入死于非命。“ 1976年,天怒。唐山大地震,近25万人瞬间被埋葬;毛泽东随后去世。杨开慧女士被杀后近半个世纪的中国社会大动荡告结束。“2000年前的这段中国历史印证了一个人性真理:‘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但有时是可怕的’”。

我们一家人十余年前移民加拿大安大略省,当时女儿七岁。如今女儿正就读女王大学。

图片 1

女儿主日时常常在教会为诗歌赞美敬拜演奏钢琴。女儿在老师眼里属于成绩优异的学生,她的学习至今没有让我和妻子太操心。女儿在课余时间,取得了安省的游泳救生员证书,并在社区活动中心教授十二岁以下的孩子们游泳课程。

在参与教会的活动多年以后,今年的八月份受洗。在受洗典礼中儿女作了一个催人泪下的受洗见证,用完全真诚的态度讲述了她从中国到加拿大后的心路历程,并且如何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里经历上帝拯救的恩典。

我将她的见证整理下来,与天下所有深爱着自己的子女们的父母们分享,盼望天下的父母们能够从女儿的心路历程中了解父母、婚姻、家庭对子女有何等重大的影响。

图片 2

以下是女儿的心路历程: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润之和文革,我的父亲母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