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荡在婚姻道德框架内的精神出轨,我家欢乐的

说到出轨,人们首先会联想到火车,火车是沿着轨道行驶的,没有轨道,火车动不了。导致火车出轨的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来自火车本身,超载,超速,车轮故障等;二是来自路基铁轨,变形,年久失修,自然灾害等。现代列车时速几乎赶上飞机,一旦发生出轨事故,下场不堪设想。还有一些其它的靠轨道行驶的交通工具,如有轨电车。记得在文革时期,上海仍保留有轨电车,那车没有喇叭,靠司机摇铃铛警示路人,行驶缓慢,甚至比步行慢。座位是木制的,震得屁股发麻,小时候极不愿坐那破旧玩意儿。还别说,那破家伙安全,即使出轨也没事。故得一个谬论:高档次的不能出轨,出轨一次玩完,低档次的出轨多次无碍。 通常我们所说的出轨当然不是指列车,毕竟列车发生出轨的几率极低,而是指的比率较高的婚姻出轨。婚姻是家庭的列车,夫妻双双沿着轨道向一个共同的目标行驶,出轨会造成家毁人亡。 不知何时将婚姻出轨分为肉体和精神的。肉体出轨以泄欲为目的,如嫖妓,没有感情转移。精神出轨是指思想意识方面的,有明确的意向,但没有实际行动。从法律的角度上分析,凡是没有付诸于行动的犯罪意识都不予追究,精神出轨不受法律制裁。 据说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更可怕,到底有多可怕,我们不妨从下面这个故事里掂量一下肉体出轨与精神出轨的区别,诸位见仁见智吧。 哈布与雅吉原是北师大同学,两人毕业后被分配到相隔遥远的两地,哈布回到老家长春,雅吉南下广州。一晃过去了八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在长春相遇。这时雅吉已结婚,哈布仍单身。那晚雅吉来到哈布的住处,发现哈布的屋内挂着她的画像,摆设多是她以前用过的东西,心里很不是滋味。 哈布和雅吉在大学里是挚友,情如兄妹。那时雅吉的追求者众多,哈布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不敢向雅吉表白自己心思,一直暗恋着她。后来雅吉去了广州,在那里成了家立业,丈夫对她很好,两夫妻感情融洽。 当晚,哈布向雅吉倾诉了自己对她爱恋之情。他曾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没成功,他在一直在寻找雅吉的影子。他告诉雅吉,他仍然爱她,非她不娶,他希望雅吉与丈夫离婚。如果不成,他这辈子就这么等下去,直至老死。 雅吉整晚呆在哈布屋里,听哈布细述衷肠,唯一的肢体接触是手握着手。雅吉只是想报答一下兄长多年来的帮助和对自己的一片痴情,她不能跨越道德底线,何况自己的婚姻生活美满,丈夫深爱着她。 无独有偶。 雅吉的丈夫赵道熏不仅在职场上蒸蒸日上,还是个非常顾家的好男人,对雅吉更是体贴入微,把旁人嫉妒死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次道熏与手下李秀琴一起去武汉出差时,这位模范丈夫竟然出轨了。 秀琴与丈夫的感情不好,丈夫经常夜不归宿,她喜欢像道熏这种顾家的好男人,在公司里主动与他套近乎。道熏心知肚明,只是觉得有这么个美貌女人在身边会给自己撑面子,没有过分抵制。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出差的那晚在宾馆里,道熏经不起秀琴的百般挑逗,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一觉醒来,秀琴发现道熏不在身旁,只见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公司有要事,恕我不辞而别,剩下的事务由你全权打理。再见,赵道熏。”秀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道熏急急忙忙地赶回家的目有二:一是不能继续与秀琴维持不正当关系,想摆脱她;二是要向妻子雅吉坦白自己犯下的过错,求得她的原谅。 相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夫妻双方分别出轨,一个出于肉体,一个来自精神。雅吉回到广州后,像掉了魂似的,与丈夫感情大不如前。道熏见雅吉精神不佳,怕她受不了刺激,没敢将自己出轨的事向妻子坦白。 此后,道熏总觉得亏欠了雅吉,变得更爱自己的妻子了,似乎在为自己的过失还债。可雅吉心里总是压着一块铅,总觉得自己欠别人的,这个债主不是丈夫,而是一个与自己家庭毫不相干的人。 看来,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更可怕。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如果二选一的话,你希望你的另一半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呢?回家去问问你的另一半,或许答案恰恰相反。 你这话问得好尴尬,能不能有第三种选择? 有。老张饥不择食娶了个丑妻,总觉得自己亏了,常自嘲道:关了灯,想谁是谁。 辛玲对闺蜜说,她与丈夫做爱时老想着前男友,否则达不到性高潮,所以她在做爱时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为此经常被丈夫训斥。 这也算精神出轨?如此说来,谁没有精神出轨的时候? 结论:精神出轨分高档次和低档次,高档次的一次玩完,低档次的多多无碍。 很明显,雅吉属于高档次,老张和辛玲属于低档次。休里March 13th 2016

无数个 宁静的夜晚,一次次 狂热的思恋,秋风 不能吹凉 滚烫前额,白雪 不能冰冻 焦灼心灵。我在 迷茫中 昏沉,我在 人群中 痴迷, 呼唤 不能唤醒 漂移灵魂,针尖 不能刺痛 麻木肌肤。我在 黑夜里 等待,我在 凌晨中 企盼, 睡意 不能让指 滑开按键,迷糊 不会让眼离开屏幕。我看见 你在云里,我听到 你在梦里,桌边 电脑边 咖啡机边,楼梯 转角处 大楼门口。等待 我的等待,绝望 我的绝望,一节 永远不会回头的 列车,一段 注定没有结果的 思恋。新港的商场 忙碌空虚,新港的街头 人聚人散,新港的酒吧 谁人买醉,新港的夜晚 灯光璀璨。今夜你在何处 我的思恋,今宵你可忙碌 我的守候,哈得逊的河水 波光粼粼,曼哈顿的高楼 霓虹闪烁。你去过的教堂 宁静昏暗, 你踏过的石砖 坚实依旧,我站在你停过 十字路口,我久久地停留 不愿离走。坐在 出租车 后座,等在 机场的 人流,没人 我可以 挥手,眼泪 可为谁而流。终于等到 你的回眸,不用担心 QQ闪烁,从此嫣蝶 成了天使,我也放下 心中十字。告别 2015的 冬季,埋藏 漫长又瞬间 记忆,痛苦 永不能和你 牵手,欣慰 再不用和你 分手。2016 四月的春季,又想回到 去年的冬季,再次看你 淡淡的笑容,再次读你 眼里的温柔。这样一个 温暖的春季 还在怀恋 去年的冬季 《世上只有》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图片 1

网友行到水远处说用微波炉加热蛋黄两分钟,差不多是艺术家干的事。我醍醐灌顶,心花怒放啊!这一不小心,咱理工男又跨越到艺术家行业里去了,我嫁得此夫,真是三生有幸。静静思量下,我还真挖掘出我家理工男的艺术天分。

首先别看我家理工男对那些神马诗啊词的眼尾都不扫一下,但实际操作起来,人运用得可好呢!比如,纳兰性德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想想看,猫狗都会大战,那一个屋檐下的我们怎么会不吵架。理工男吹胡子瞪眼那架势一定要和我分出高低胜负。言辞激烈后,大家就相互不再理睬。但是第二天早上,人家就和得了健忘症似的,选择性得抛弃了不愉快,笑颜一如往昔。我这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对待问题的态度从来都是要严查细究,把历史展开来,不仅要分清对错,还要对错误严加批判,但却被这招击得不知所措,郁闷不已,也深感佩服,人家可以契而不舍地运用人生只若初相见之情怀。真的是读到诗词的精髓里去了,相比而言,吾等不过是叶公好龙而已。我这个历史学家外带辩论家经常是无用武之地,白白浪费了我从小练就的一身超级好武功。

同时我们理工男虽然和什么高富帅与土豪丝毫沾不上边,但是却拥有这些精英身上的很多特质。比如豪爽,动不动就有一掷千金之打算。理工男只要听见或看见我想买什么,从不犹豫,总是用铿锵有力,震得我耳膜疼的声音宣称:买!你喜欢就买!我的神啊,这简直就是仙乐在飘啊!我是中了六合彩吗?遇上可以为我倾家荡产不惜一切的主!?不过我听的心旌动摇的同时也吓得我一身冷汗直流啊,如此下来,敢和他去逛的地方就只有一元店,不然真担心,在这信用社会,而且懂中文的越来越多,人家根据他气壮山河的豪言壮语就开单了,咋办?这也不比古时候,可以随便贩卖人口,卖身为奴换钱什么的。

理工男还具有文艺男纸特征之一就是过目就忘,我穿啥衣服在他眼里都是新衣服,当然会根据心情的不同评语有差距,但是绝对让我惊喜从未享受过,心碎得一地无法收拾。经常需要狗皮膏药的粘合和止痛。至于什么生日纪念日,记得我哪年出生我都谢天,人家还振振有词:“你在我眼里永远十八不好吗?”再到我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有什么癖好,我估计只要是化个和我相近的妆就是到我家来生活,他绝对也分辨不出来!有次他和他嫂子讲电话,他嫂子关切地问到我怎么样了,他答:“还不就那老妖精样!”我老妖精吃人的心都生出来了。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悠荡在婚姻道德框架内的精神出轨,我家欢乐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