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梦该醒了,我家欢乐的理工男续二

宝贝儿,我告诉她,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压宝在别人身上,特别是还不知道天地间是否有这么一个人呢。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钟琪天不亮就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冬天的日光总是那么难得见到,天短。

鉴于网上的微风形势,我本来打算是在正月十五元宵情人节,给理工男送上一篇歌功颂德的,热情洋溢的,深情无限的,肉麻字眼无数的,欢乐理工男续二的。这天下和谐喜庆局面还在幻想模拟中,就遭到了无情的扼杀,要知道生活呀总是残酷的,命运呀总是折磨人的,昨天我家的突发状况,就让我始料未及,叫苦不迭,急不可待地收拾起来所有赞扬的话语,接着吐槽。

赶上了红灯,他扭开车里的CD,里面传来忧伤至美的音乐,钟琪的心忽然就慢慢的沉了下去,他已经好久没听CD里的这支音乐了,开车大多数时候都是听新闻,今天不怎么就扭开了CD。那跳动着的音律在眼前的小屏幕上刺痛着他的眼睛。钟琪眯起眼,抬了下浓黑的眉毛,后面有人鸣笛,他才看到信号灯变绿了,一脚油门车窜出去,很快上了高速。

先说昨天的悲愤事件,理工男回家吃饭,不晓得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他拿着早上小宝剩下的两个蛋黄,端详了很久,大约是本着节约至上的原则,毅然塞进了微波炉,加热两分钟。然后,说悲剧都有些不符合具体情况,惨剧合适些。各位看官,尤其是理工科的,来评理就不需要了,做个想象吧,那两朵蛋黄花顷刻爆炸,我们因为地理位置优势,幸免于外了,我那可怜的微波炉,是遍地开花呀!理工男风度十足地:不好意思!动作优雅地关上微波炉门,步履潇洒的离开了是非之地。悲催的我呀,清理了半天,要不是我家微波炉是嵌在墙上的,把它扔了兼拿刀砍人的心思我都有了。

音乐还在轻柔忧伤的诉说着,那似乎是一段浸满泪水的往事。钟琪面无表情,脸上闪过灯影,在黯淡的车里,只有他的心痛的声音。三年前,如果他没有加那个闪动的小喇叭,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再回到我那非君不嫁那块,让网友不得其解,我今天争取详细叙述唯一的一次,以后均以此版本为准,绝不重复!在我非君不嫁之前,我与理工男在共同的朋友家有过一次那么金风玉露的一次偶遇,偶遇的结果是我压根没记住理工男有没有鼻子。理工男为了加深我的印象,证明他有个高而挺的鼻子,就开始了起而不舍的追踪,我是烦不胜烦啊,类似状况持续了小半年,也就是我的电话和传呼机热闹些。理工男大约那时可能不过是想挽回一下自己的面子,却未料,我虽然是老区小地方出身,但把女娃的作学得比数理化好多了。那天理工男例行公事地打我的电话,谁知我突发奇想居然没挂,还同意吃饭。

那是一个晚上。钟琪回到家吃完饭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玩的正高兴,听到qq有人加他的声音。他玩游戏顾不上看,玩差不多正要关了电脑睡觉,才发现那个加他的小喇叭一直在闪,他想也没想加了之后关了电脑就睡觉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理工男给我吃得都再考虑下次要去地摊吃才行的时候,我突然豪迈地提出了更好的解决办法:“把我娶回家!要不就一拍两散,别唧唧歪歪缠着我行不?”要说当时我不紧张是假,要知道这句被理解成非君不嫁的豪言壮语成功了吓走了无数有志之士啊。我以为自此电话和传呼终于可以消停了。却不料,理工男选择的是自我牺牲,我的电话和传呼从此是更加响得热闹。

之后好几天钟琪都没上网,似乎都忘了这事。

婚后多年,每每讲起这些,人家都是一脸甜蜜:“要不是我当年的死皮赖脸,也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不过这句话并不是如歌中唱到:幸福的日子千年万年长的,不知啥时开始,我们的日子就开始滑向悲惨,没有花生妹妹美文中的华丽丽的分界线,但是效果是殊路同归。理工男内心还好一番悔不当初,不用细表,大家可以尽情发挥想象。

有次同学打电话给他说,问给他发了个邮件他看到没有,他打开电脑看邮件的时候才想起前几天加过的那个人,果然看见在QQ里看到一个闪动的头像。钟琪回复完同学的邮件就跟那个人聊了几句。

我一直觉得语言是门艺术,到了理工男这里就变成了技术。刚结婚时,理工男和我出去,只要碰到熟人,就乐呵呵的介绍:“这是我老婆。”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剩下我与被介绍人对着傻乐。

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的头像。钟琪没有当真,因为网上的头像用的不一定是真的,说话期间钟琪发现自己空间的照片被这个人评论过,那是一张钟琪在游泳的时候照的。这个女人评论的很含蓄,钟琪也装不明白的问了句“什么情况?”那个女人说“啥情况啊?没啥情况啊!”然后称自己得睡觉了就下了线。

我回来抗议:“你这个介绍才做了一半,对方叫啥我也不知道呀!”理工男十分郁闷:“你管那多干嘛?我就等着他说:你好有福气,什么的!那小子居然不说,不说就不再介绍了!”原来这个也有公式,只可惜认同的人不多,变成了理工男的独唱。唱到现在了,也是无声无息了,如今年长衰老的我人家不屑于告诉别人我是谁了。

钟琪笑笑,这丫头还跟自己玩捉迷藏呢。

理工男特别专一,这是别人告诉我的,不是我总结出来的,反正他的手机什么的,我都从来没有要去查看的欲望,更别说行动。他对我也如此,但是可能心思是大相径庭的。有次我申请去比较远的地方看望朋友,理工男没有立刻批准,我有些伤心,继续陈述理由:“如今老年痴呆日益严重,要是出行之日还往后拖,到时不认识归家之路,肿么办?”理工男一听,两眼顿时放光:“真会如此吗?那太好了!”反倒把我唬在半路,也不知该不该如何.

在之后几次的说话里,钟琪得知这个女人叫简谧,不是每天都来找钟琪说话,但是她会告诉钟琪她什么时候来。钟琪忙忙活活有时候忘记上网,想起来的时候登录QQ都会看到简谧的留言,无非也就是一些她今天都做了什么事。几次这样的留言之后,钟琪忽然在一次留言里看到简谧对自己说“想你了”。

至于说理工男守时,那倒绝对分毫不差,那些他接我下班的日子了,无颜复述啊,过了一秒,追踪电话就响,我们老板说以后办公室不用时钟,根据我的电话就可以得知上下班时间。

钟琪忽然感觉到一丝异样,他翘起嘴角眯起眼睛,回复了几个句号,还加了一个抱抱。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梦该醒了,我家欢乐的理工男续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