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女性泡男指南,董桥易懂

读大陆男作家的文字,如冯唐和李承鹏,依稀总闻到一股青春期沾满男性荷尔蒙的被窝的味道。阳刚粗犷的文字,乍读起来酣畅淋漓,大呼过瘾。读着读着,就开始有点感觉好像在公共澡堂里,大家互相肉帛相见,貌似面不改色心不跳,隐隐约约却感到不适与尴尬。最后草草冲洗完毕,换好衣服走人。

性命攸关,先有性,后有命。所以,女人命苦,必因性苦,性苦导致命苦。

我们来玩一个脑筋急转弯游戏:

读港台男作家的文字,如董桥,却犹如置身于旧时英国乡间大宅,仿佛踩着饭厅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地板吱吱作响;桃木餐具柜子里亮着明晃的银器,隐隐有一股丝绒锦绣的陈年尘味。读董桥,感觉自己要么是西装革履叼着烟斗翻着《泰晤士报》,要么是长衫马褂捧着茶盅坐在酸枝椅上品玩嵌螺钿百宝的明清提盒印匣。

有个流传甚广的笑话段子说,日本老太与美国老太在天堂门口相遇,美国老太问日本老太,你这辈子可有什么遗憾?日本老太大哭着回答说,我在银行存了天文数字的钱,没来得及花完人就死了,太可惜!日本老太哭完,转问美国老太,你有什么遗憾?美国老太笑着回答说,我欠银行一屁股债,还没偿清人就死了,太赚了!

问题:《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tes》是谁写的?

大陆男作家好像都善于或者乐于男女之间细节的描写,而且写得毫不遮掩旁若无人直抒心曲。大量身体敏感器官的词汇,近乎医学教科书般的生理反应与动作描写充盈着字里行间,让男读者读得唇焦舌燥,女读者脸红耳赤:

其实,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何止金钱?男欢女爱,鱼水之乐,不也是吗?

抢答:十九世纪法国科幻作家儒尔纳。

“早上太阳底下,她们的的确良或是乔其纱的小褂半透明地摇摆,很容易知道有没有戴奶罩,甚至看到背后是用纽扣还是搭钩固定的。现在想起,这种半透明的摇摆比抽屉里的成人陆逊淫荡百倍。”(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如果我们把这个苦涩的笑话篡改一下:美国老太问中国老太,你这辈子可有什么遗憾?中国老太倒地大哭说,我生而为人,却一辈子不懂人事,不干“人事”,东风误我,我误东风,没叹赏过几场风花雪月,没沐浴过几次巫山云雨,我就挂了,可惜了,我这块“风水宝地”。美国老太瞪大眼睛说,你怎么会这么傻,天下哪有这等傻事?!

错!那是《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ys》。。

“我的下身不停我解释,打个响指,上指青天,像是野狗听见动静,迅速地把两只耳朵竖起来。我屏息凝神,口念“唵嘛呢叭咪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十四字真言。我想不明白,我好好学习了,早上起来,为什么我的下体还是天天向上?”(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然而,天下偏偏就有这等傻事,而且还非常多,尤其是海外华女、侨民大妈。

这本书叫《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tes》(80次约会环游地球),作者是曾任著名旅游指南手册Lonely Planet的公关主任和发言人的职业女性,名字叫Jennifer Cox。

“不二有很好的听力,他听见弘忍右脚大脚趾敲打靴底,左侧大腿缝匠肌强直,整个阴囊上毛孔肃立,阴毛金刚样炸开,阳具佛塔样强直,马眼处溢出小量液体,仿佛竹竿上的露水缓慢生成,逐渐汇集到竹叶的末端。不二还有很好的嗅觉,他闻见玄机青细的点点滴滴的发根茁壮生长,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摩擦丝质僧衣,小腹收紧后浮起浅薄的汗水,阴毛菩提样摇曳,阴户莲花样开阖,阴唇湿润,仿佛荷叶背面的绒毛附着的一层淡淡的水气。”

有个上海lady,从中国到德国再到加拿大,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到手的文凭和证书,摞起来比她身体都高,四十多岁了,至今未遇良人,说是不肯将就。

你千万别以为她是一名睡遍全球的“花花公主”(around the world in 80 lays)!

“我只知道当我奋力搂住她时有种破碎的宿命感,万念俱灰的快乐。

一次饭后,她和我讨论政治,竟然连续三次,把美国精英说成了美国英精。我听的脸都红了。心想,侬赶快嫁人吧,免得念想产生口误,口误暴露心思。

她是一名“高大上”的女性职场高管。“职场得意,情场失意”。在伦敦这个第一流大都市里她居然楞是找不到她的Mr. Right! (外国女人也有“宁无一个是男儿”之叹!)情急之下,她辞去“孤独星球”的职务,用6个月的时间环游18个国家,与80位男士约会。她在该书的前言里说:“这就是我。整装待发:护照,圣罗兰touche elcat眉笔,一条小黑裙,还有我将在今后6个月里到17个国家去约会的80位男人的名字。我要出发去找我的灵魂伙伴。找不着他,我誓不回头。”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职场女性泡男指南,董桥易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