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公谈,日本女人VS中国女人

从隆胸说现代西方的愚昧天同星古代有中国女性祟尚缠足,现有西方女人偏好隆胸,在我看来都是可悲愚昧之举。但最可悲的还是持支持态度的男性,都是心理变态、扭曲,更是愚昧的体现。上面的言论,有人会说那怎么能一样呢?古代中国女子裹足那是被迫,现代西方女子隆胸那是自愿,不能说是愚昧,更何况那是医学技术的杰作。现代西方科技高度发达,对科技的崇尚已到了一种迷信的状态,恨不能与机器溶为一体。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思维角度来想一想?如果,一古代女子自愿裹足,是不是就不叫愚昧?母亲让女儿裹足,当年母亲裹足也很痛苦,为什么她会自觉自愿地逼迫女儿裹足,还不是因为她得到了好处,夫家喜欢,社会风气。如果,一现代女子被迫隆胸,那是否该叫愚昧?比如迫于男友的压力,或是市场需求,社会风气。如果,喜欢三寸金莲的男人叫心理变态,喜欢塑胶胸的男人就不变态?如果女人去迎合这种变态心理的男人,叫不叫可悲和愚昧。说女人隆胸是自愿,如果天下的男人都厌恶隆胸,还会有女人自愿隆胸吗?现代男人都不喜欢裹足,还有女人裹足吗?裹足和隆胸,其实是一回事,女为悦已者容,说隆胸是为了自己爱美,我说其实还是为了男人。试想一下两个异物塞进人体,怎么会不出状况?它会压迫神经,最后导致乳房麻本,影响性生活的快感。但为什么西方女人还是对隆胸前赴后继,这不正好说明这有市场,说明西方人对性的愚昧。对性的体会,停留下最原始、最浅薄的感观体会上。靠隆胸来吸引男人的女人,吸引到的也只会是原始和肤浅的男人。女人美的方式很多,但大多数人喜欢选择最快最容易的方式。如今娱乐圈到处充斥的假胸美女,以维多利亚·贝克汉姆最为引为注目,每每看到她挺着那对假胸摆酷的样子,觉得他老公还不如一个有着真胸老婆的平凡男人性福。娱乐圈说是一个美女,帅哥云集的地方,还不如说是愚昧之气的温床。西方女权运动从争取外在的权利,发展到女性爱护,欣赏自己的身体~是女性在男权社会长期束缚甚至压制下的觉醒和自治,可由于迷信科技的西方,把这演变成了又一个人类的悲剧。

初到日本时的生活,那真是苦不堪言。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有两位日本女人为俺那清苦的生活带来的无限慰藉,俺真不敢想象是否能撑得过去。她们两位,一位是俺报店的老板娘,另一位是一所日本有名女校的女子大学生。一位在生活上给了俺莫大的关怀,而另一位让俺有了一场所谓的异国恋。

夏天在中国的时候,老公打电话回去。

好,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老板娘吧。俺刚去日本时是“新闻奖学生”,通俗点儿就是一个送报的学生。报店为俺付学费,生活费,早晚两餐,并且支付大约6万日元工资。俺的任务就是送200多份报纸。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3点到6点,放学后每天下午3点到5点,年中无休,风雨无阻。这可能听起来还不错,但是在日本的都知道,那绝对是最苦的工种之一。俺去的那个报店有10几个从业员,老板和老板娘都大约60岁左右。别小看这送报的,老板曾经喝多了向俺透露,他大概有相当6,7百万美元的存款。那老板娘也应算一个富婆了呀,可那日子,唉!您还是自己看。她每天早上2点起床,送的报纸比俺还多。这不说,她还要负责10多个人的早饭和俺与老板的晚饭(他们有一个女儿自己住在外边)。因为俺和他们在一起最多的时间是在饭桌上,还是讲一讲饭桌上的事吧。

我问他:“特别想要我们给你带点什么东西吗?”

日本人吃饭不像在咱中国,他们是每个人一份,不同的菜每个人一样。每个人都是一小盘一小盘的菜,还有2个小碗,一碗放汤,一碗放饭。那些小碗小盘都很小而且都非常精致,特别是那饭碗。开始当俺看到那小碗,俺在想是不是不想让俺吃饱啊。

老公羞羞答答地说:“你到书店看看买一张<小三>的CD回来。”

第一次和他们吃饭,还没等俺吃完,老板娘就站起来了站在那里看着俺的碗。俺也搞不清楚啥意思,就赶紧吃完。她伸出手要俺的碗给俺添饭。俺赶紧站起来说自己添。老板在旁边说:“哪有男人去盛饭。”然后他问俺难道在中国男人要自己盛饭。俺告诉他我们一般都用大腕。老板和老板娘一边摇头一边笑者说:“那哪里是在吃饭。”他接着告诉我对他来讲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吃晚饭。他可以一边饮着威士忌,一边享受着老板娘做的美食并且在旁边的服侍。俺当时心想:那好吧,从今以后俺和你共同享受这美好的晚餐!不过,吃饭的时候有一件是必须要做的。在吃饭前和吃饭后都要向做饭人献上感谢。俺有一两次真忘了,还遭到老板的批评。俺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咱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在北美,很多家庭在吃饭前要向上苍献上感恩,感谢上帝所赐的饮食。我们能有饭吃,应该向谁表达感谢才是呀。或许有了这一前一后的感谢之词,很多家庭也不会为谁做饭谁洗碗吵架了。

我大吃一惊:“什么小三?电视剧?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过了一段时间,俺的待遇又有改善。俺也开始和老板一样,每天有威士忌喝了。老板娘把俺的威士忌和老板的分开,分别写上我们的名字。对老板娘而言就又多了一件事。她要在吃饭时不停地想着给俺调酒倒酒。俺有时也真佩服日本女人这方面的天资,没有几天她就已经非常清楚俺的口味,吃多少喝多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酒放多少水倒多少冰,总是那么恰到好处,那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最为可贵之处是尽在不言中。俺可没告诉她这些啊!

老公赶忙解释:“就是电视剧《蜗居》里的主题歌。”

好了,饭桌上好酒也有了,好菜也有了,还有人伺候者,接下来就是和他们聊聊天练练日语吧。开始时他们挺关心俺的家庭情况。俺告诉他们,在事业上,俺娘比俺爹厉害得多,工资也高职务也高。但是在家务方面,俺爹还是挺能干了,买菜洗衣收拾样样都行。他们听后,惊愕地看着俺,问俺:“那不乱了套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是不是在中国只有你们家这样?”俺告诉他们:“没办法谁让俺娘太能干。在中国像俺家这样的虽然是少数,不过在数量上也应该有不少。”他们只是摇摇头,直说难以想象。

我更加疑惑:“我怎么不记得《蜗居》里有什么小三的主题歌。”

除了饭桌上的事,还有两件小事俺想提一提。一件是老板娘每天早上在俺出门前一定会在门口给俺一瓶酸奶,告诉俺喝了后再开始送报,对健康有好处。1年多时间从未间断。还有一件是在每天吃完晚饭后给俺250日元作为去澡堂的费用。后来又加了100说是洗完澡后的饮料钱。这些俺开始都一再推脱,但后来也习惯了。她不是每月给一次,而是每天每天。

老公说:“网上有,听上去挺好听的。我正在听呢,你听听,听上去挺无奈的。”

老板娘的事就写到这里吧。俺突然发现俺此时已泪水满含。20来年前的情景突然间历历在目。

“你在家干什么,现在?”我问。

后来俺停了工作搬了家,虽然又去探望过几次。但后来听说老板突然去世,老板娘把报店卖后,回老家去了。回想当年的这一切,俺真的不是如何才能表达俺对他们的感谢。如有机会再去日本,俺会带着俺的儿女再去那家报店看看。然后把在那里发生的故事告诉他们。

“我在一边喝酒,一边听歌。你们不在家我天天喝酒,家里的酒都被我喝得差不多了。”老公舌头都有点伸不直了。我想这时候要是有个小三一样的女人在身边,互相一拍就即合了。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与老公谈,日本女人VS中国女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