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女人的罪魁祸首还是女人自己,一次都不能

彬是我的梦中情人,在梦里,他常常骑着白马向我走来。他是我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的同学。 那时三年级分尖子班,我被分到和他一班,他长相很帅,以貌取人的我就这样认识了他, 开始喜欢上了他。后来高中毕业考大学,听说他报了上海复旦大学,却被本省的师大录取。我那年没考上,重读了一年。复读的那一年,我把他的名字写了放在桌子上,他成了我考大学的动力,就连他想上的大学也变成了我努力的目标之一。那一年,我很忧郁,压力也非常大。我和其他复读的孩子们一样,肩负着父母及家人的寄托,除了努力考试,不敢有什么想法。班上也进来一些没见过的新面孔,我渐渐地把彬忘却。那种忘却并不难,因为我和他之间有的只是一个少女一厢情愿的爱恋。后来也不知为什么,我的英文成绩开始出奇地好,加上远走他乡的渴望,等我再次填第一志愿时,我选择了远在北方的一所大学。我和他在我上大学前其实没有讲过话,唯一和他近距离的接触,是在初中时和他坐得很近,中间只隔着一条过道。那时常常偷听他和别的男孩子讲俏皮话,也常常偷看他,有时去别的同学家玩走路经过他家门口,也期待着他突然从家里出来,好看上他一眼。我想我在他的眼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而他在我眼里却是耀眼的一颗星星,他的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他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嗓音优美,任何的宣传活动,都少不了他。我那时外表虽不张扬,却是一个心气极旺的女孩,不喜欢和装腔作势的女生来往,而他却和她们来往密切,这让我觉得他和我并不是一类人。后来,我二姐嫁给了彬的堂兄,我就一直有机会听我姐说到他的情况。我唯一跟他说话的一次是回中国过年。有一天,接到他的电话,他正跟几个高中同学聚会,知道我回国,问我想不想过去坐一坐聊聊天。我去了,坐在他旁边。那时有了孩子的我,见到他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大家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聊到了以前喜欢过的男女生,我被问到时,就说了他的名字,并且在说到他的名字时,大胆地看着他,似乎这事对于我,已经是前世的事情,当然也不知道害羞,大家一笑而过。我的先生是我的初恋,我们的婚姻也因为相互的不够了解,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合期。在许许多多争吵后的夜晚,失望,沮丧和孤独相伴的时候,回忆那份喜欢一个人甜蜜便成了我常常要做的一件事。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常常梦见他,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盼着早早入睡, 能在另一个梦的世界里快乐着。我不厌其烦地在梦里咀嚼着这份甜蜜的感觉,并陶醉其中而不愿醒来。在美国的生活的很多年,我过着电影阿凡达的男主人公的生活,辗转于现实和梦境之间。我后来渐渐尝试着改变自己,让自己在爱一个人时不要有所期待,只求付出,不奢望回报。这种尝试让我变得轻松快乐起来。最近一次听我姐说到彬,她说他官做到了地区人事科长,无聊的时间会打麻将赌钱;她还听说她太太抱怨他赌钱,他因此打了她。我好像在听了这件事后,就很少梦见他了。

这是俺挨砖版的学习笔记,也是替贝壳村的男同胞们回应老地雷的那篇文章 !俺是在攻读社会工作学博士,妇女专业,研究方向是中年女人 ( 黄脸婆=方兴未艾的原话,俺可没这个胆量说这种话)!中国中年女人是广义的,狭义的是俺研究的方向就是贝壳村的女人: 基本上是 40-50岁的女人,没有什么太大的欲望去折腾了!其实人的一生就一次婚姻, 老地雷这样的女强人们可能还能折腾、有梅开二度的机会!俺家毛领导:毛头大人回中国两个月也没有找到比俺合适的男人!像63,周猪,Meistersinger, 木子行,等等等,这样的好男人,在中国大陆打着灯笼都找不找的! 中国大陆的中年男人有三大幸事: 升官、发财、死老婆。在中国大陆升了官、发了财的男人的老婆不死、也要被小三、小四气死!两年前俺家毛领导还正经八百的对俺说:报纸上科学家说 50岁的男人每礼拜做爱 两到三次能长寿!俺后来才发现这位科学家还是位博士:网名叫老地雷! 这次俺家领导在北京把北京的房子卖掉了:109平米的房子卖了 350万人民币,俺家领导要俺请假 两个礼拜陪她在洛杉矶买房子!俺借机拍马屁:就当我们再渡一次蜜月! 你猜俺家领导咋回答的? 你们男人就想着裤裆里的的那点事!我们女人更重情、不在乎性!整个一个 180度的大转弯! 老地雷给她的老公的交公粮的任务是一个礼拜 2.5 次, 一年是 54 X 2.5 = ? 老地雷都有本帐,秋后算账!图片 1 不过像 XO、寒凌、方兴未艾等等也都是在家实行计划经济: 交公粮 每周 1.5 次! 一次都不能少!以上是涮麻辣火锅!小心别砸了火锅。下面是正论: 每一女人的命运都是不一样的!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样的树叶!这次在洛杉矶巧遇 开国的国家副主席 李济深的三个女儿, 她们同毛头有 40多年没有见面 (她们是李济深的三姨太所生 : 毛头叫 二姐 、三姐、四姐 ( 她们分别是 60岁、59岁、54岁) 李济深共有三个夫人生了 16个子女,第三个夫人生了 四个女儿、一个儿子。 文革期间她们姐妹也都上山下乡,二姐在内蒙兵团生活了 8 年,三姐 回广东 顺德插队,改革开放 二姐和三姐都去了香港,香港有许多李济深的老部下,在香港她们作生意还赚了不少钱,后来她们分别移民美国! 不幸的是三姐妹都离了婚!二姐离婚后又被大陆的一个男人骗了,成了移民的搬运工! 三姐的第二个老公最有钱,是一个大公司的副总裁,现在他躺在医院里,他家的豪宅有 8000尺! 有神马用?! 四姐是 1979年就来美国,打工、上学、做生意都很成功,但她还是离婚了!现在她同一个犹太人老头同居!按她的说法:“ 我从小就没有得到父爱 (李济深去世时,她才 两岁),我喜欢 老一点的男人!”她们姐妹后来再婚的男人都分别比她们大 10 多岁,按她们调侃的说法: 嫁个老男人吃馒头,嫁个小男人吃拳头!其实中年女人 经过风雨后对名和利都能放得下了,最难放下得就是情!别看老地雷表面上挺能折腾的,内心不是这样的:汪汪叫的不咬人的!俺家领导的时差还没有倒过来,经常是凌晨三点就起床让俺给她削个哈蜜瓜、吃个夜宵、让俺听她讲述北京的故事!俺家领导忘性比较大、光想着买房子、让俺交公粮的事给忘记了哈!冒个泡, 不能及时回帖,愧对红颜、七彩颜!

儿子选修了他喜欢的家政课,每次回来都给我展示他新学的几门技术,从法国土司的制作到缝纫裤子等等。 儿子的好友是个美籍印度裔的男孩子,他羡慕地对儿子说,我也希望能够选修家政课,但我母亲不同意。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男孩说,我妈妈说我不需要学习这些,这些是女人该学的事情,以后我娶个老婆,她做这些就行了。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歧视女人的罪魁祸首还是女人自己,一次都不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