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的止咳水,大量贩卖止咳水会判刑

2007年11月,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广东省增城市荔城中学高二学生杨某因服用“联邦止咳露”成瘾,纵身从宿舍楼六楼跳下,结束了年仅18岁的生命。原来,杨某升入初中后,因作业多,又爱打篮球,故经常熬夜,导致白天上课无法集中精力听课。在一个高年级的球员怂恿下,杨某开始喝了一瓶“联邦止咳露”,之后杨某就喝了长达5年之久,室友和家人想尽办法帮他戒药,然而杨某难以忍受戒药时的痛苦,在2007年8月6日深夜坐卧不安,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南方周末》2017年3月16日报道《吃药变吸毒,“*****(为某种止咳药水)”首现成瘾患者》,“刑事实务”公众号于2016年3月24日也做过相关专题《大量贩卖止咳水如何定罪》指出: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2015年4月3日发布《关于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的公告》,规定国家从2015年5月1日起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进行管理。根据《刑法》第357条规定“本法所称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提供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毒品包括国家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而管制类的精神药品分为第一类和第二类两种,因此那作为第二类的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摇头水、止咳水)在2015年5月1日以后就属于毒品了。

2013年11月,厦门日报报道,王某无意中发现29岁儿子的手抖得厉害,精神也有些恍惚,随后她在家里发现了上百个“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止咳水空瓶。后来才知道,儿子在一家个体诊所老板的引诱下,喝止咳水上瘾,瞒着她喝了6年,花掉数十万元。刚开始,诊所老板推荐“联邦止咳露”一瓶卖30几元,后来卖到一瓶55元,后来又推荐了“立健亭”。诊所老板一次卖120瓶,每次都要求先交6600元现金再给药,120瓶药,10来天就喝完,兑着可乐就像普通人喝水一样,每天从早喝到晚,儿子不仅精神萎靡不振,内脏也受到严重损伤。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2015年4月3日发布《关于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的公告》,规定国家从2015年5月1日起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进行管理。根据《刑法》第357条规定“本法所称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提供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毒品包括国家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而管制类的精神药品分为第一类和第二类两种,因此那作为第二类的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摇头水、止咳水)在2015年5月1日以后就属于毒品了。对于目前社会上存在大量非法贩卖能让人成瘾的止咳水的行为,应按照贩卖毒品罪处理。(后附相关判例)

行为人大量贩卖上述止咳水的行为发生在2015年5月1日之前的,按照非法经营罪处理了,在5月1日之后的有按照贩卖毒品罪处理了,当然如果按照贩卖毒品罪处理,也不要机械的适用法律,首先要考察行为人主观是当做止咳功能药水在经营还是当做精神成瘾药水提供给吸毒分子,毕竟它的主要功能是药品,不可以扩大打击;其次即便认定贩卖毒品罪,还要考察犯罪情节程度,从数量以及危害结果分析是否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如果数量不多,也可以不入罪;最后即便入罪,在量刑方面也应当有所保守。

本文由402com永利手机版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上瘾的止咳水,大量贩卖止咳水会判刑

相关阅读